FANDOM


让我们来让这场决斗来决定——谁是死的,谁是对的。
— 海军中将马库斯 葛瑞夫

海军中将马库斯 葛瑞夫曾在IMC的指挥层里担任边境前线总司令,他作为IMC阵营的辅助角色出现在一代中。


背景编辑

葛瑞夫有很多头衔,但头衔都是次要的,前线的军事行动最重要的规则就是不守规矩,这让葛瑞夫可以获得所有IMC军事力量的指挥权,采用比核心星系指挥官们更不正规的行动纲领。葛瑞夫在IMC内部特立独行,他一直号召整改公司政策,而他提出的方案对于IMC军事力量来说太激进,对边境的居民来说又太仁慈。在最近一次奥德赛号事件中,Graves被迫接受调查,他坚称,那艘飞船当时已经被麦考伦和他手下的叛军占领。

在IMS奥德赛号事件后的15年里,葛瑞夫会成为海军中将负责指挥IMC在边境的军事力量,士兵布里斯克负责检查任务状态和步兵部署,鹰眼则负责战术和为铁驭们调动泰坦。

而边境的战斗风向随着反抗军一次针对恣虐之地的燃油掠夺开始变化。葛瑞夫指挥IMC铁驭们前去开启防御炮台,同时阻止反抗军能抢到燃油,在激战中反抗军的旗舰红眼号承受了太多了炮台的伤害坠毁,但反抗军还是成功抢到了他们需要的燃油。战斗结束后葛瑞夫问布里斯克反抗军损失了多少船舰,然后又质问这其中有多少平民,葛瑞夫说平民和交战的反抗军是有区别的并对布里斯克表示失望。鹰眼报告到这附近有个未知殖民地——很有可能是反抗军据点,葛瑞夫便命令布里斯克前去带领一小队人前去调查,然而布里斯克却把当地的平民当作IMC新式幽灵战士的测试对象。殖民地住民发出了求救信号,而布里斯克命令迎战回应求救信号前来的反抗军士兵。在殖民地战斗中他们发现这是当年奥德赛号的坠机地点,而这个殖民地是一个被认为早就死亡的人——麦考伦建立的,葛瑞夫下令逮捕麦考伦,可是反抗军却邀请麦考伦加入并成为他们的领导。麦考伦同意加入反抗军但要求反抗军先撤离殖民地的平民,之后麦考伦又要求反抗军掩护他取回奥德赛上的IMC机密资料,葛瑞夫企图阻止他但是失败了。葛瑞夫获知麦考伦的老帮手巴克就在天使城时便前去拦截他们,而反抗军则成功让他们从下水道偷溜出来。葛瑞夫呼叫援军叫来了IMS卫兵号,麦考伦下令攻击卫兵号迫使它不得不到船坞进行修理,葛瑞夫被迫分散兵力去防守,然而最后IMC还是失去了卫兵号。

葛瑞夫知道麦考伦的计划需要关于驱散塔的资料,为了获取资料反抗军就得先到位于利维坦星的废弃设施墓园,这也是巴克原先任职的地方。葛瑞夫命令部队在反抗军能找到相关资料前毁掉这个地方,反抗军在基地毁掉的最后一刻前拿到了资料。葛瑞夫随即命令部队回防塞拉空军基地的三塔,可反抗军还是关闭了驱散塔,基地周边的野兽攻陷了基地。在谷神星之战时,葛瑞夫在轨道上远程指挥,而布里斯克则下到战场前去阻止麦考伦过载反应堆。葛瑞夫命令布里斯克只能徒手对战麦考伦不然会伤到反应堆,在意识到麦考伦把自己锁在反应室继续蹲守他是毫无意义的,于是他命令布里斯克归队。反应堆状态到达危急时葛瑞夫下达了撤离指令,然而鹰眼取消了撤离计划并强制部队跳跃到爆炸范围外,这让葛瑞夫十分震惊同时也十分失望。而麦考伦像15年前葛瑞夫在奥德赛号上一样给了葛瑞夫一次机会,他请求葛瑞夫在他死后取代他的位子来领导反抗军。葛瑞夫只能带着对过去挚友的崇敬看着谷神星爆炸。

谷神星之战三个月后,葛瑞夫成了反抗军的战场总司令并发起了一场针对哈蒙德机械的幽灵战士生产设施的攻击。在战斗中,葛瑞夫联系到了现听命于鹰眼的布里斯克。在对话中葛瑞夫请求布里斯克离开IMC加入反抗军一起对抗IMC的无情机器,而葛瑞夫提到机器人没有忠诚可言时布里斯克讥讽他这个叛徒没资格这么说,然后表示自己很乐意锤葛瑞夫一顿后就切断了通话,葛瑞夫不得感叹跟布里斯克没法讲理。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